大漠孤烟弯

一如既往,沉迷韩叶【一周回来看一次,十分心疼自己。】

【韩叶】韩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

*闲来无事刷了荒河一遍被虐的不要不要的产物。

*第一次作死

*我其实最后有想写过肉渣,没时间打了电脑课,能写出来再补吧。

 

 

 

 

“听说霸图衙的韩捕头明个儿就要成亲了!”

“哎!谁家姑娘这么幸运,嫁到韩府那该有好日子过了!”

树下人的闲谈乘着风儿飘入躺在树上打盹的青年耳中,青年睁开眼,微微下垂的眼角显得他更加慵懒,他盯着随风轻晃的枝叶出神,半晌,嘴角轻挑,脸上浮起笑意:“韩捕头成亲啊......”他长出一口气,片刻之后才慢悠悠吐出后半句话,“这热闹,不凑不行啊...”说着,轻轻抚了抚手中的白伞。

 

次日

 

霸图衙韩捕头大喜之日,霸图上下张灯结彩。

韩文清率着迎亲队早早地掐着吉时接了新娘,已开始打道回府了。

车马上了桥头,已经远远地可以看到韩府了,花轿行至桥中,不料异变陡生,几声炸响自桥下传出,喷薄而出的烟雾似洪水猛兽般扑上,霎时间就将花轿与行在其前的韩文清笼罩,一抹白光乘势闪入烟雾中。

“是神偷君莫笑,快抓住他!”

“在那!”

“这儿!”

“蠢驴!抓错了!”

一时间人群乱作一团,不断有人下饺子似的从桥上跌入水中,惨叫声,惊叫声,马嘶声,碰撞声一齐响,甚是热闹。

 

烟雾散尽之后,映入眼帘的只有倒了一地抱着肚子打滚呻吟的人、自中被削掉仅余一人坐着高的花轿和被吓晕在其中不省人事的新娘,以及不停焦躁的在原地用蹄子刨地的马。

有什么不对?

嗯?等等?

新娘?在这?

韩文清呢?

霸图衙韩捕头被劫走了???

 

距韩府不远的树下(对就是叶修一开始躺的那棵树)

 

“啧,老韩,别装了,可沉死哥了你。”叶修用伞戳了戳被放在树下的韩文清,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其旁。

韩文清睁开眼,目光清明地偏头看向与自己并排坐在树下的人儿,“叶修。”他将手附在身旁人的手上,“抓住你了。”

叶修斜着眼朝他笑,打趣道:“老韩你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?”

“哼,幼稚?”他翻身将叶修禁锢在身下,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,脸上尽是藏不住的笑意:“你好意思说我?抢亲好玩么?你打算怎么补偿我?”

叶修见状,挑眉,戏谑地笑着答:“叶某坏了韩捕头的好事,家中无贵重之物,叶某以身相许,不知韩捕头意下如何?”

“哼,马马虎虎。”

emmm...
穿着韩氏魔王羽毛领的龙王叶和穿着叶氏龙鳞铠的魔王韩。
万年只会画大头【难过】
【quqqqq龙叶的角自己越看越像鸡爪。】
【怕不是个假老韩。】
善待手残,别打脸,谢谢。

存个脑洞【...有点雷】

这是一个关于魔王韩和龙王叶的故事。
【鬼畜。】
叶修有一件黑色羽毛毛领大衣,来历不简单,要说怎么来的?
那当然是跟隔壁魔王韩文清打架从韩文清翅膀上掉下来的毛【捡回来做毛领了】【不是!!!】
还是他两打赌韩文清每输他一次就拔一根羽毛给他【用来做毛领了】【没有!!1】
或者是韩文清自然脱落的羽毛怕浪费了给叶修做的定情信物?【bushi——】

韩文清有一套龙鳞凯甲,来历不小,怎么来的?
那肯定是和隔壁龙王叶修打架叶修掉下来的鳞片?【没有!!!】
那是叶修换鳞的时候换掉的旧鳞舍不得扔给韩文清做的定情信物?【bushi——】

说白了就是他两在花式秀恩爱。
韩文清是住在极北的。
叶修曾经说过韩文清的羽毛手感好又保暖。
于是,韩文清就用自己的羽毛给叶修做了毛领【当定情信物】怕住在南方的叶修来极北找他的时候冻坏了。

qaqqqqq